藅庈桴 轎煤楷票躓宒渀眽劦陓洘

陔瞳厙桴-辣茩懂善☆陔瞳厙桴夥厙★

2019/11/14 12:47 陓洘晤瘍ㄩsbl6ua0c4l0q7wfl 扂猁隱晟
  • 鎗闖 倱湮倱媼郔疑俙腔蚔牁狟婥
  • 372啋
  • 妀模/冪槨
  • 堤逤
  • 醚晉
  • 18360248008
  • 猀諷儕鍾篲
陔瞳厙桴彶翹脤戙ㄩ啃僅 刲僩 360   煦砅載眢換畦
砆①賡庄

峈枑汔侗楊牖隅窐講睿牖隅賦彆雛砩僅ㄛ▲沭瞰◎遜覂笭Ч覃賸扦頗陓蚚陓洘奪燴腔寞隅﹝

詻虷腔睿暮h88282

老闆娘屢接「午夜凶鈴」飽受欺凌:我依然愛香港激進示威者本荂u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極端思想,惡意打壓及狙擊持不同政見的商戶,甚至將它們納入杯葛名單,煽動他人罷買及惡搞,曾參與撐警集會的小店老闆娘王莉莉是其中一名苦主。早年喪夫的她,靠該小店獨力撫養兩名年幼兒子,卻被「黃絲」害致生意大減,半夜經常接到「午夜凶鈴」人身攻擊她,甚至向各政府部門「報假案」,一時投訴其店衛生有問題,一時投訴違反消防條例,令她疲於奔命辯解,縱然受打壓、欺凌,但她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無悔撐警,只因她愛香港,希望警方努力讓香港回復和平。王莉莉表示,香港之所以可愛,在於她原本是包容的城市,容許市民自由表達見解,但暴徒口說追求言論自由,但講一套做一套,破壞香港的和諧及秩序,希望各界認清暴徒的假面目,放下政治成見重建香港。■文/圖:香港文匯報專題組「警察的工作好辛苦,已十分克制,我支持、尊敬他們為香港治安付出的努力,所以就算我被人打壓,也無悔撐警,會繼續支持他們。」大埔馳名的小食店「友口馥」老闆娘王莉莉緊握荇推Y,堅定地說。王莉莉是一名樸實而命途多舛的單親媽媽,早年丈夫心臟病發夢中猝逝,她與兩名兒子一度領取綜援渡難關,後來她為了自力更生「死慳死抵」儲錢開設該小店。每日天未亮已返抵店內,用古法石磨磨米漿,製作各式各樣的腸粉和傳統小食,靠十元八塊的小本生意養活兩名就讀小學的兒子。歇業一天全家赴撐警集會每天一腳踢在店內團團轉掙錢,但因為要撐警、要撐安穩的香港,6月30日她休息一天帶茖潀W兒子參加「撐警集會」。她補充:「我讓他們(兒子)選,如果不去撐警,他們可揀去冒險樂園,我自己去撐警,最後他們揀撐警。」那天時晴時雨,雨勢一度特別大,仍無阻三母子要向暴力說不的決心,「想兒子自小有民族意識,知道自己是中國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集會在雨中結束後,王莉莉把相關照片上載臉書(facebook),詎料縱暴派支持者為排除異己,將其小店納入杯葛名單,「非常痛心及難過,我支持警察是我個人意願,與舖頭無關,唔應該惡意抹黑及誣衊我的小店。」人身攻擊被誣「不守婦道」除了被排擠以致生意應聲下挫一半,王莉莉也遭縱暴派支持者電話滋擾,「三更半夜打來,講一些侮辱說話。」縱暴派的網絡大軍還在社交平台對她進行人身攻擊,有人指罵她「不守婦道」,甚至有人惡意中傷指她經常標榜自己是單親媽媽「博同情」,「我覺得好冤枉,我無做過違背良心的事,也沒有博同情。」惡意投訴謊報衛生消防差最離譜的是縱暴派輪流致電政府部門,對該店作出子虛烏有的指控,「過去兩星期,幾乎每日都有政府部門人員上來,食環署、衛生署、地政署、消防處、勞工處。」最匪夷所思的是漁護署收到舉報指她在店內養狗,「你都見啦,我這裡哪兒有狗?消防也接獲舉報說我在舖頭門前生火,總之古靈精怪乜洇賱D都有,單是應付這些投訴已搞到氣斷。」該店屹立大埔幾年,以香滑腸粉打響名堂,連「發哥」周潤發、影星姜皓文、黃德斌等也遠道來惠顧,她說:「如果我的舖頭真的有衛生問題,早就被人查封,亦唔可能咁琣b這數個月才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怒斥暴徒講自由實壓異見王莉莉一直熱愛香港,這裡之所以可愛,在於她原本是一個多元化、包容的城市,容許市民自由表達見解,以及靠一雙手打拚屬於自己的天空。但黑衣暴徒劃破這裡的和諧及理性,窒礙這裡自由的氣息,「他們口口聲聲說言論自由,但原來講一套做一套。如果他們真正尊重言論自由,就唔應該打壓持不同政見的人士,而係應該透過和平理性的溝通方法找到共識。」她期望各界放下政治成見,放棄互相攻擊,讓香港回復昔日的可愛。陔瞳厙桴§蓖壅瞳佽,坻涴虳爛珂綴赻悝賸芩華創婦楊﹜伬輿楊﹜駁窆楊﹜樟創楊脹扡摯觼游汜魂腔楊薺楊寞﹝

※荎弊詢脹楊埏價掛奻肮砩扂源夤萸ㄛ筍郔詢楊埏蔚郔笝笛樵﹝

坻蠅飲砉衾橾呇珨欴ㄛ蔚逌弊腔剒猁﹜奀測腔瘍欸啊婓侂歎硉齬唗腔菴珨弇﹝陔瞳厙桴▽跪﹌灩銵諜酵荎弊淉葬詢撰梗侕蕈禚腄傻巷翿芋ㄛ※邧源醴ヶ飲衄淉笥砩堋§裒婓隴爛7堎眕ヶワ扰籀眢衪隅﹝

22ㄛ畛檄坢佴攝譟籵捅扦堔竘畛檄齊嫌躂觕裘吽誠諳迵漆岈郪眽夥埜腔趕惆耋佽ㄛ※妢竣馨著弊§瘍蔚竭辦燭羲蜆吽陝匙佴誠ヶ厘弊暱阨郖﹝陔瞳厙桴警指武器升級由磚頭到汽油彈強調屬刑事可囚終身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蕭景源)近月以「反修例」為名、破壞為實的連串暴力事件中,暴徒襲擊警員所使用的武器層出不窮及殺傷力不斷升級,由最初磚頭、雨傘及木棍等物件,演變成近日使用汽油彈、彈叉發射鋼珠、弓箭、改裝行山杖及雨傘等可以殺人的武器。剛過去的周末,警方在「止暴制亂」行動中,分別從暴徒身上檢獲日本軍刀、開山刀、斧頭、改裝雨傘及特製汽油彈等武器;警方強調管有該些武器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終身監禁。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昨日在記者會上,向記者展示於過去兩日行動中所檢獲的兩款「武器」,包括一把經改裝的雨傘及特製汽油彈。現場所見,「改裝雨傘」外觀與普通黑色長雨傘無異,但定睛一看即可發現雨傘頂的金屬部分,已被磨至非常尖銳。傘尖金屬製伸出如西洋劍李桂華打開雨傘進行示範時,雨傘金屬尖頂更可以再伸出近兩呎長,猶如一把西洋劍的尖物,估計暴徒改裝雨傘做武器最大目的,是企圖以雨傘作為掩飾,令警員掉以輕心,暴徒便有機可乘進行攻擊,以傘柄的長度絕對可以貫穿身體,造成嚴重受傷甚至死亡。他指出,如此改裝雨傘已符合《公安條例》中有關「改裝以用作傷害他人」的規定,即屬於「攻擊性武器」的定義,並已觸犯「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最高可判監禁3年。掟汽油彈或終身監禁李桂華接茼A展示一個特製汽油彈,指成分除了有助燃劑外,還加入其他液體增強殺傷力;他提醒,汽油彈屬大殺傷力武器,即使只是協助將汽油彈帶給暴徒分發使用,也已經觸犯「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名,甚至有機會觸犯香港法例第二百章《刑事罪行條例》第六十二條「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判監禁10年。至於投擲汽油彈施襲者,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六十條「摧毀或損壞財產」的規定,用火摧毀或損壞財產而犯該條例所訂罪行者,須被控以縱火,最高可判終身監禁。他提醒,投擲汽油彈即使未有造成人命傷亡,罪行也是非常嚴重。此外,警方在周末「止暴制亂」行動中,於被捕暴徒處搜出一批大殺傷力武器,包括日本軍刀、開山刀、斧頭及短刀等,全部屬於可致命武器,反映暴力示威者所用武器不斷升級,嚴正執法的警務人員及普羅大眾勢面對更大的威脅。

懂赻賽譴吽囀淉楊炵苀睿詢苺呇汜測桶200豻侘弮蚆丳噬嚍袽﹝陔瞳厙桴22爛ㄛ坻遙賸10ぁ鎮﹜る輓賸6謙藻迖陬ㄛ挐晚繚奻垀忳腔夼嗣湛20豻揭﹝

湮Э淜侗楊垀侗楊翑燴埜﹜巖堤垀鏍劑玸磈蓏覂游鏍腔麻扴﹝陔瞳厙桴祩堋氪綴磁荌隱癩﹛﹛笢弊祩堋督昢薊磁頗蔚儅憤楷閨薊磁﹜督昢﹜棻輛﹜蝠霜腔眥孮ㄛ砒茼弊模极郤軞擁脹窒藷狟楷腔▲壽衾嫘滓羲桯姻鬅﹎縪戰虞昢魂雄腔籵眭◎ㄛ瘍欸姘跪華腔祩堋督昢郪眽﹜祩堋氪湮薯精栨祩堋督昢儕朸ㄛ雄埜扦頗薯講ㄛ淕磁扦頗訧埭ㄛ嫘滓羲桯姻鬅﹎縪戰虞昢魂雄ㄛ峈姻鬅﹎穔贏蒴盡醙賮醴肪塽鶶鷃憤僚瓬﹝

陔瞳厙桴-陓洘芞え

陔瞳厙桴潠賡

脤躓尪

楷票奀潔ㄩ2011/14 12:47
鼠侗靡備ㄩs8篲假蚾囮啖
陓蚚暮翹

24奀幗雄載陔訧捅